2017年10月25日

《花朵辜负了泥土的温柔》文/叁川光树

花朵辜负了泥土的温柔
文/叁川光树
题记:
是虚荣让我辜负了你,就像落在泥土里不甘心的花朵,辜负了平凡的泥土心中,最最柔软的角落。

那晚的“越狱”是刺激而美好的,如果钟傻傻不出现的话。
二月中旬的这天,整个下午我都徜徉在少女的梦游当中,因为就在中午的时候,陈聪聪俯下身在我耳旁轻声说:“不如晚自习的时候咱们逃出去散散步吧?”
他温润的气息吹拂在我的耳朵上,也把我的脸颊吹成了粉红。
其实就算他不说,我的心里也仿佛早就有了“出逃”的念头。刚过完大年初七,全体师生就都被召集回来补课。还没怎么感受到过年的滋味儿,就被逼上了“刑场”,论谁都是不高兴的。
于是那整个下午我的心都是扑通扑通的,不仅是因为要出逃,还因为出逃的伙伴,陈聪聪,是我们班最受欢迎最帅最闪亮的男生。每当我形容他的时候,在前面加多少个“最”字都是不为过的。
朋友问我:“徐鹿鹿,你是不是看上人家陈聪聪啦?一定是这样吧?”
我一听,脸涨得通红,故作镇定反驳道:“非也非也,只是普通的欣赏罢了。”
但如果只是普通的欣赏,那么在当晚跟他溜出教室,踩着厚厚的雪走向胜利大逃亡的时候,我就不会那样的勇敢,把自己的信任和希望,全部交给了身前的那个俊朗的背影。
“徐鹿鹿,你怕吗?”他回过头来,就像是以往那样贴心极了。
“不怕。”我说。
“那你冷吗?”又走了几步,他问。
“唔……有点儿……”我羞得低下了头。
我们一边警惕的四处观望一边往那处破损的围墙走去,刚踏上一块废弃的砖石,突然听见那熟悉的声音:“徐鹿鹿,你干嘛呢!”
我一听就知道是钟傻傻那个笨蛋:“不关你事,你走开。”
钟傻傻劝我不要做傻事,大晚上的,又降了雪,跑出去很不安全,特别……特别身边还有一个‘那样’的男生。
我知道钟傻傻对陈聪聪有偏见,他不就是嫉妒人家比他优秀吗,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?
我堵着气似的用力往上爬,没想到一不留神,摔倒了,砖头擦破我左腿内侧的皮肤,红盈盈的血珠渗了出来。
钟傻傻见了,瞬间转移到我身旁,看了看我的伤势,自顾自的说:“你看你,伤的这么重,不行,得立即处理一下。”接着抓了一把白净的雪,按在伤口上止血。
老实说那一刻我的确有几分动容,但随即我便啪的一声打开他的脏手:“谁要你这么好心了。”
钟傻傻哑口无言的注视着我,陈聪聪站在高处问:“有大碍吗?还可不可以走?”
我是那样害怕失去这次机会,瞪了一眼钟傻傻,大声说:“没问题!”
现在回想起来,我当时真不应该逃走。

钟傻傻是上个学期转到我们班的。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他“华丽丽”的穿着和囧到不行的表情引得哄堂大笑。
他露出一排大白牙害羞的说:“我,我是小地方来的,不太会说话,大家多包涵……”
我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间被他这句真诚的话感动了,竟然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。更没想到的是,随后,全班就像是连锁反应一般掌声雷动。
钟傻傻其实不叫钟傻傻,只不过他真的太傻了,所以大家都叫他钟傻傻。
“钟傻傻,麻烦帮我打扫下卫生!”
“钟傻傻,借我你的作业抄一下!”
“钟傻傻……”
大家都把钟傻傻当成了个“使唤丫头”,每天招呼他做这做那,怪就怪在他对同学们无礼的要求来者不拒。也有人问过他为什么不拒绝,他总是傻呵呵的笑:“我们小地方来的人,没讲究那么多,能帮就帮点儿……”
“小地方”“小地方”,哎哟,简直是土爆了怂透了!
偏偏班上有个那样鲜明的正面例子,那就是陈聪聪。
当班上的男生都还在海拔160公分徘徊的时候,陈聪聪已经直冲云霄,长到了170。他喜欢各种球类,街舞也是他的拿手好戏,平时在各种学校晚会上风光无限也就罢了,回到家还有个当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老爸辅导功课。
所以,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,都难以从他身上找到什么缺点。感觉他是一个完美得太不真实的一个人。
而我就有些倒霉了,个子不高,却在开学后被安排坐在倒数第二排。偏偏我们组有个身形颇为丰腴的女生,把我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的,上课抄笔记简直就是一场噩梦。
那时候班上很多人买了手机,我也跟风购置了一台,抄不到笔记的时候就上上QQ,逛逛网页。朋友见我这样也着急,她悄悄对我说:“我从别人那打听到陈聪聪的手机号,你跟他说说,他爸是班主任,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我看了一眼斜前方的陈聪聪,他正认真的抄笔记呢。也不知是怎么,他突然间回头了。我们俩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,我的心脏就像是要蹦出来似的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回家后,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从口袋里摸出来手机。
几十个字删删减减,语气也是来回调整揣测,终于一咬牙,按下了发送键:
——你好,我是徐鹿鹿,有件事不知怎么开口……我个子比较小,坐在倒数第二排根本看不见黑板,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的忙……当然!如果你觉得不方便,就当我没说吧,没关系的。
屏幕上显示“发送成功”四个大字,我紧紧握着手机,大气不敢出。
我想他还是令我失望了,一直到我睡着,他都没有回信息,大概学校里像我这样求他办事的人数不胜数,他已经疲于应付了吧。
第二天我一脸失落的去学校上课,上课之前,班主任比往常早来了一会。他小声对我说:“你把座位换到第二排钟同学那里,小声点哦,不要影响其他同学早读。”
我真是又惊又喜,这下可终于能摆脱前面的人墙了。正当我换座位的时候,陈聪聪扭过头有意无意的瞧了我一眼,然后饶有深意的笑了笑,似乎在说:“你瞧,我还是没让你失望吧。”
本来还有些生他的气,觉得他那样优秀的人,自然是有些傲气的,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温暖又贴心的人。我清楚地明白,对于他的好感,在那一刻已经完全包围了我的心头。但那时我们毕竟还没有太多交集,所以也不能走得太近。
直到那一次,我们才算是真正的扯上了关系。

学校的校训之一就是“团结”,所以每年都会举行很多的团体比赛。
拔河比赛就是其中一项。
那天我中午贪睡,错过了午饭,下午走路都感到软绵绵的。我以为这没什么,毕竟我还年轻,到时候一定照常发挥。
可没想到比赛的时候,我的低血糖犯了。我渐渐感到自己已经抓不紧粗糙的绳子,随着一股人浪的涌动,我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,一身都是泥。
耳朵里像是有一只蜜蜂在飞,总是嗡嗡的响。恍惚之中我看见钟傻傻的脸,他在我眼前轻轻挥手,似乎在问我清不清醒。然后我听见有人说,得赶紧把我背到医务室打葡萄糖。
我记得,眼前的最后一幕,是钟傻傻一股脑把我背了起来,再后来我就昏了过去。
醒来的时候我身上的脏东西都被擦干净了,守在床边的竟然是陈聪聪!本来我还想问钟傻傻去了哪里,但看见陈聪聪那样急切的问我有没有感觉舒服一点,我又把这么煞风景的问题吞回了肚子里。
陈聪聪奉他老爸的命令照顾我,也就是那次,我和陈聪聪成了朋友,等我康复之后他也时不时约我出去。每当我难过的时候,都会给他发短信,他是那样的善解人意,总能抚平我的悲伤。
在我的手机里,我把联系人的名字都改成了“吃饭的时候可以找她”、“逛街可以找她”等等,而陈聪聪的号码处写着“难过的时候,可以找他。”改完之后,我幸福的笑了。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倾听我心声的人。
后来,就到了那个雪夜。
我忍着腿上的痛跟着陈聪聪翻过了围墙,身后的钟傻傻虚弱的说:“喂,徐鹿鹿,你不要这样啊……”他笨嘴笨舌的,连劝人都不会。
我觉得钟傻傻一直是我的绊脚石,说不上他究竟阻碍了我什么,就是觉得有他在场的时候,我会变得异常烦躁。
于是,我拉起陈聪聪的手,飞快地逃跑了。
跑了一阵,陈聪聪让我停了下来,他指了指我的小腿说:“当心啊,你的腿又开始流血了。”
我不晕血,但毕竟还是个女生,看见血总是有点手足无措。
陈聪聪朝四周看了看,接着让我坐在长椅上等他。五分钟后,他从远处跑了过来,手里拿着包扎的工具。
他要替我包扎伤口?天呐,这简直幸福的不可思议,要是被班上的那群女生看见,一定得羡慕死我吧。
“好了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他站起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我站起来,不好意思的说:“谢谢你,从一开始调座位,到今天,你一直都在帮我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没想到陈聪聪异常惊讶的问:“调座位?调什么座位啊?”
陈聪聪说,他根本不知道我换座位是因为什么原因。我彻底晕了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早知如此,我当时就真的不该一时兴起跑出来!
我跑去办公室问班主任,班主任说:“哦~其实是钟同学他主动跟我说,你看不见黑板又不好意思说,便要求跟你换座位,他可是叫我保密的,你可别……”
班主任还没说完,我几乎要气炸了。没想到这么长一段时间我居然一直在受骗!我把那么多心里的小秘密告诉了钟傻傻,而他却一直装傻!
简直是太可恶了!

那天晚上我把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,骂完我就跑了。
第二天午休的时候,我坐在教室里没回家。钟傻傻叫了我一声:“徐鹿鹿。”
我没好脸色的回头,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什么话都懒得说,索性戴上了耳机。
然而钟傻傻丝毫不肯作罢,他在我前面的位子坐下,一遍又一遍地说:“徐鹿鹿,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解释一下好吗?我真的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“哎呀!钟傻傻,你知不知道你很烦,你很讨厌?!”我终于忍不住,暴跳如雷。
钟傻傻每次被我一吼都会陷入沉默,我找准时机准备遛,没想到他还是死心不改的追了过来:“徐鹿鹿,求求你,就给我一分钟,让我把话说完,求求你了……”
我捂着耳朵往前一直走:“我不听我不听……”
我们在走廊上绕了一圈,我又走回了教室。这时我灵机一动,用力的砸上了门,心想这回他总不会烦我了。
没想到效果这么立竿见影,一下子他的声音就消失了。
过了一会我感到有些不对劲,就算他不吵了,可人呢?人怎么不见了?
我半信半疑的打开门,一低头竟然看见钟傻傻咬着腮帮子,手上鲜血哗啦啦的流。我突然惊醒,一定是刚才关门的时候,把他的手给压伤了。
钟傻傻回头看见我出来了,说:“徐鹿鹿,我承认我确实不够光明磊落,也骗了你,但是,除了这种方法,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近你,我知道你对陈聪聪有好感,我也自知比不上他,但是,我转校到这里的第一天,是你带头为我鼓掌,我只是想能够为你做点什么,哪怕听你说说自己的烦心事也好……”
我大叫一声:“钟傻傻你个大笨蛋!”接着便拽起他往医务室跑。

不知道是出于愧疚还是出于同情,我默默地承担起照顾伤员钟傻傻的义务。
钟傻傻转到了市医院,做了良好的治疗,伤没有大碍,但是一个月都不能提笔写字了。
于是每天早上我都会冷冰冰的抢走他的笔记本,做好笔记,放学的时候再还给他。原本只是希望能挽救些什么,但慢慢地,我想到当初跟我换座位的是他,处处替我担心的是他,倾听我心声的是他,突然间觉得,他除了骗了我之外,真的是个不错的人。
所以,美女与野兽的桥段就在我们俩之间上演了。
钟傻傻伤好了以后,我们俩还是走的挺近。他从来不带我逃课,也不让我做任何危险的事,尽可能的对我好,但是我知道,我不可能喜欢上他。
正如班上的某些女生说的那样:“鹿鹿啊,钟傻傻那小子人是不错,但走在校园里,也太……”
我知道她们的意思,不就是说我很没品吗?
但在那件事发生之前,我还是选择老老实实的跟钟傻傻玩在一起。

早在一个星期之前,钟傻傻就对我说:“徐鹿鹿,周末可以为我腾出半天的时间吗?我有重要的事想告诉你。”
我心想,周末也没什么事,便默认了下来。
星期五下午接近放学的时候,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,突然间,陈聪聪在身后叫住了我。
我回头,他还是那样星光耀眼,哪怕跟我们穿着一样的制服。
他非常有礼貌的问:“之前的事,弄得我们彼此有些尴尬,这周末是我的生日,我希望借此机会化解我们之间的不快,你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可以吗?”
我想起之前已经答应钟傻傻周末要为他留出时间,但是陈聪聪如此诚恳的邀请我……我知道,整个班上,他只邀请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而已。这代表着一种亲昵。
陈聪聪看我犹豫不决,以为我还心存芥蒂:“我是真心的,毕竟大家都是同学,以后还要在一个班里相处,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,你说对不对?”
这时我又想起女生们的谈话。的确,钟傻傻是一个好人,但是跟他在一起,我不会有任何心动的感觉。可是陈聪聪不一样,他帅气聪明,如果跟他走在一起,就仿佛公主与王子相伴,是会受到众人倾羡的。
我安慰自己说,钟傻傻没脾气,跟他好好解释一下,应该没问题的。
于是周末那天,我放了钟傻傻鸽子,去参加了耀眼的,陈聪聪的生日会。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,自从那天我放了钟傻傻鸽子,便再也没有这样任性的机会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陈聪聪的生日宴办的红红火火。我总以为,跟陈聪聪站在一起,是会变得荣耀的,是会像月亮那样,在阳光的滋润下发出优雅光芒的。
然而我错了。
在耀眼的,陈聪聪的身边,我只是灰暗的微小星体。大家关注的,只是陈聪聪而已。
夜里我有些失落的提前回了家。进房间后我打开手机,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。是钟傻傻发来的:
——鹿鹿,我等了你一下午,你始终没来,是身体不舒服吗?我没敢打扰你,可还是忍不住告诉你,我今晚就要跟着家人坐上去广州的火车了。这张电话卡我不会再用,而且我想,你应该也不是那么想联系我吧,呵呵……还是谢谢你,谢谢你为我做的,我走了。
看到这条信息,我慌忙回拨过去,却发现,那个号码我再也打不通了。那天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想告诉我,大概就是要跟随父母去广州打工这件事。然而我却轻易地失去了唯一一次,与他告别的机会。
我心里的某处角落,轰然间塌陷下来,空空一片。
退出那条信息的时候,我看见发信人处写着:难过的时候,可以找他。
整个电话簿里,只有他的名字中间,有一个小小的逗号。我想,我或许是喜欢他的,至少他对于我,是特别的,独一无二的,不可或缺的。
可是,钟傻傻,现在你离开了,往后我该去找谁说我那些埋藏心底的小秘密?我知道,以后我再也不会遇见一个傻头傻脑的钟傻傻,可以任我欺负,任我打骂,却从来不凶我,不恼我。
钟傻傻,我知道,这是上天给予我的惩罚。是虚荣让我辜负了你,就像落在泥土里不甘心的花朵,辜负了平凡的泥土心中,最最柔软的角落。